• <ol id="mo89h"><samp id="mo89h"><bdo id="mo89h"></bdo></samp></ol>
    <tbody id="mo89h"><track id="mo89h"></track></tbody><li id="mo89h"><object id="mo89h"></object></li><th id="mo89h"><p id="mo89h"></p></th>
    <button id="mo89h"><object id="mo89h"><menuitem id="mo89h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<rp id="mo89h"></rp>
  • <tbody id="mo89h"><p id="mo89h"></p></tbody><button id="mo89h"><object id="mo89h"><menuitem id="mo89h"></menuitem></object></button>

    九正建材網資訊

    原材料漲價“惹怒”了誰?

    來源:涂料經 發布日期:2020-12-10 11:12:28 查看次數:
    【九正建材網】 近日,業內有一種聲音表示“怒了”,其給出的原因是:原材料價格的大面積上漲引發涂料企業的“集體抗議”,后者也“無奈”跟漲。

    “不是蠢,就是壞”

    近日,業內有一種聲音表示“怒了”,其給出的原因是:原材料價格的大面積上漲引發涂料企業的“集體抗議”,后者也“無奈”跟漲。

    乍一看,這種論調似乎也有它的道理,畢竟在同一條產業鏈之上,來自上游的壓力必然層層向下傳導,越往下游承壓越重,作為下游的涂料企業“怒了”也在情理之中;然而細細推敲,卻發現這其中存在邏輯硬傷,**終只剩情緒宣泄,“為怒而怒”。

    以“涂料 漲價”為關鍵詞,通過微信“搜一搜”搜出來的都是“驚悚的”涂料漲價消息

    首先且不論此次原材料漲價潮(這是客觀存在的事實),我們稍微回顧一下,就會發現原材料的漲價絕非孤例,而是存在一個周期性的,甚至是持續的趨勢,但為何偏偏這一次“怒”了呢?也許這其中有疫情的原因。一個簡單地邏輯推理就是:疫情影響到了涂料企業的經營,本身就過得很艱難,原材料的漲價就更加雪上加霜。

    但這里面有個很明顯的紕漏,那就是純粹地站在涂料企業的角度去思考問題。疫情是一個全球性的危機與挑戰,在經濟領域也不只有涂料產業受到影響,上游原材料、原材料的原材料等等,無一能夠幸免。這種背景下獨獨去指責產業鏈內的某個環節,恐怕并不具有天然的正義性。

    而且,據《涂料經》的觀察,涂料企業并沒有“集體抗議”。對于涂料企業而言,因應原材料價格調整而調整產品價格,這本身就是一種正常操作,每年都是如此。如果這都被定義為“抗議”,那么則置經濟規律于何地?

    那么,到底是誰“怒了”呢?“某種聲音”甚至指出,在這一波疫情下,原材料企業本身就賺得“盆滿缽滿”,如今卻依然通過漲價的方式進一步“壓榨”下游涂料企業,有“趁火打劫”之嫌。

    對此,某原材料企業人士向《涂料經》表示“簡直一派胡言”。他指出,疫情之下原材料企業同樣不好過,又何來賺得“盆滿缽滿”之說?包括原材料的上游,比如大宗化工產品價格、國際原油價格等,在受到疫情的直接或者間接影響,運輸受阻,拿貨成本本身就比較高;而且光是看常年原材料企業的利潤率,就會發現本身就是一項微利生意。

    此言絕非托辭。近期一家主打乳液(涂料的一種關鍵原材料)的公司保立佳的上市申請獲通過,從它披露的相關經營數據可以看出,其利潤率相當低:

    2017年至2019年,保立佳營業收入分別實現14.72億元、17.21億元及20.54億元,2018年及2019年分別同比增長17.52%、19.35%。從數據上來看,保立佳近年來營業收入增長穩健。

    相比較動輒十幾億的營業收入,保立佳的凈利潤數據則相對較小。2017年至2019年,保立佳凈利潤分別為2712.75萬元、4213.01萬元及7250.81萬元,三年的利潤率分別為1.84%、2.45%、3.53%。

    前述原材料企業人士表示,保立佳的經營狀況事實上就是原材料企業的一個縮影,利潤率普遍不足5%。相比之下,涂料企業的經營利潤則依然能夠保持在5%-10%之間,甚至更高。

    因此,光是站在涂料企業的角度,去揣度原材料價格的上漲可能存在“陰謀論”,明顯是片面的,有失偏頗的,甚至是想當然的。

    事實上,無論是涂料企業還是原材料企業,都是同一條產業鏈條上相鄰的兩個環節。產業的發展歷史證明,兩者是相互依存的,沒有任何一方可以獨善其身,也沒有任何一個企業可以跨過它的上游/下游產業鏈而活得滋潤。

    “就像**近傳出經營危機的晨陽水漆,你覺得原材料企業沒有受到波及嗎?要知道有多少原材料企業在為它供應產品,現在又被它拖欠貨款!”前述原材料企業人士說道。而據保立佳的招股說明書披露,晨陽水漆是其逾期未回款排名**名客戶,逾期金額累計超億元。

    “所以對于我們原材料企業來說,當然是希望我們的下游用戶好的,只有這樣我們才可能過得好。”

    中遠關西涂料化工有限公司發布于2020年11月19日的調價函

    現在已經是2020年了,馬上就要迎來2021年。每年的歲末年初,其實都是原材料價格調整的高發期,順帶著也會把壓力傳導到下游。對于涂料企業來說,這確實是考驗承壓能力的時候。

    但涂料也并非這條產業鏈的末端,自然也沒有無限承壓的義務。據《涂料經》了解,已經有涂料企業跟進調價,也有企業發布調價預警,而一些定價能力較弱的小型企業則在等待,一旦頭部企業悉數進行調價便會跟進。

    而且,一旦行業淡季到來,價格就會逆向調整——只是彼時無人“發怒”,也就無人關注了——如此有漲有跌,漲跌有度,才能維持物價在一定時間范圍內的穩定。

    無論怎么看,原材料和涂料產品的價格調整都是再正常不過的商業行為,卻不曾想被定義為“惹眾怒”、需要“集體抗議”的行為,實在令人費解。正如我們所看到的那樣,在深受疫情影響的經濟環境下,產業鏈的上下游之間更是榮辱與共,唇齒相依,怎么可能存在那么多的傾軋與不堪?!

    因此,當某種聲音把這樣一種“對立”情緒單純地宣泄出來,甚至一再強化,用業內人士的話來說,“不是蠢,就是壞。”

    聲明:本文涂料經原創并授權九正建材網轉載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如需轉載請與原作者聯系。

    推薦閱讀

    更多>>

    • 原材料漲價“惹怒”了誰?

      近日,業內有一種聲音表示“怒了”,其給出的原因是:原材料價格的大面積上漲引發涂料企業的“集體抗議”,后者也“無奈”跟漲。 [詳細]

      2020-12-10 11:12:28
      查看數 5222

    發表評論

    關于九正 會員服務 廣告服務 訪客留言 企業郵箱 網站地圖 建材專欄 地區專欄 產品歸檔 產品地圖 服務條款
    九正建材網 版權所有©2000-2021      九正建材網全國免費服務熱線:400 6464 001 傳真:028-83370196
    色五月色开心_开心五月丁香花综合_网色姑娘久久干综合网